fianni

一杯二锅头:

后来记得最清楚的却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那是个很普通的下午,不刮风也不下雨,普通到说一句舍不得都找不到触景生情的借口。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拉动巨大的行李箱,行色匆匆,静悄悄离开,安静到好像这只是一次很普通的分别,他明天就回来。
也是到很久之后才明白,一生很多时候都只配有一次相遇,一次分别。
初见的你混沌在遥远的梦里,像从光阴深处走来,和我微笑,很用力地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孤身一人走向很远很远的未来,没有说再见。


很多年后再想起那个时候的你,我只知道这世界凶险,你却是少年。

你眼中的世界1

杰草芙三角
long story
都是我编的 写哪发哪

“恭喜出道”刚练完舞的陆定昊盯着白晃晃的手机屏幕上这四个字符出神已经有十五分钟了,背后早就传来了队长林超泽一声高过一声的‘问候’:“陆定昊你怎么回事,休息一会玩手机还玩上瘾了是吧,是太久没有掐过秒表练舞了是不是……”
无视身后的声音,关掉手机屏幕,陆定昊直直的走出了舞室,留下一屋子一知半解的少男们面面相觑。
离开了舞室的陆定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天台,手里的手机屏幕暗了又亮,亮了又暗,他控制不住自己打开手机的手,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见他的心。即便只是见见他从移动终端发来的没有任何个人痕迹的电子文字,也好。也好过身边从来没有来自他的任何问候,也好过自己的一腔孤勇得不到任何回应。陆定昊低头,浅浅的笑了,清浅又苦涩,“我终于等到了,是吧”,他轻轻地对自己说。
不知不觉,就在天台上吹了一个下午的风,再抬眼时,尽收眼底的已是整座城市的灯火阑珊,霓虹映满黑天,投散出粉紫色的烟霞,如同他此刻的心境,虚渺而浪漫。他只一句,就让自己如此沉沦“陆定昊呀陆定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他摇摇头,笑自己,可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从来就都是被动的一方呀,只要董又霖给自己一点甜头,就能高兴上好几天。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呀,靠岸上了他的船,哪里还有回头的余地呢。何况,他也不想回头。当初,自己是怎样心甘情愿一步步被引着进到了董又霖的埋伏圈呢,陆定昊闭上眼睛,试图回忆他们处识时候的事。“原来你在这啊,找了你一下午”,姜京佐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旁,递给他一罐啤酒,“知道你心情不好,放心吧,在这不会被人看到”,姜京佐一边拉开自己那罐,一边转过身坐下,陆定昊只要一转身,就能看到他眼里的世界,可是他没有,陆定昊也做了下来,在他身边,以一种奇怪的并排交错背对的姿势,他们没有看向同一片天空。
他们就那样坐着,吹着晚风,听街上车辆行人的声音,九月的上海,就只是坐着吹吹晚风也很舒服。“你,还好么”,先开口的是姜京佐,他知道他不问,陆定昊什么也不会说,他是那种只会在深夜舔舐伤口,自我消化的人,也知道陆定昊若真的想将心事说于谁人听,那个人也一定不会是他,而是−董又霖。他和董又霖不算熟悉,甚至直接接触都没有几次,陆定昊也是从不同人分享感情状况的人,所以他,他们也都只是知道陆定昊和董又霖曾经纠缠过一段时间,却不知到两个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让自己身旁这个积极阳光正能量的小太阳变成了现在这般的脆弱敏感。他更不可能知道,董又霖只用了四个字,就让遍体鳞伤囿于哀恸的陆定昊重新绽开了笑颜。


为成熟艺人疯狂产出